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引领示范推动出版业筑就高峰

2018-02-02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穆宏志
  1月17日揭晓的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共设图书奖、期刊奖、音像电子网络出版物奖、印刷复制奖、装帧设计奖、先进出版单位奖、优秀出版人物(优秀编辑)奖七大类,既是对2013年——2016年我国优秀出版成果、先进出版单位和先进人物的一次集中展示和全面检阅,又是对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积极推动,对我国出版业的发展起到引领、示范和推动作用,产生更深层次的影响。评选注重出版物的思想价值、科学价值、文化艺术价值和人物的专业素养,起到舆论引导、文化宣传、文明积累、知识传播的重要作用。

  弘扬主旋律双效俱佳

  此次图书奖评出57种图书。我国每年新书品种数超过20万种,作为三年一评的奖项,能在逾60万种新书中成为这“1/57”,可谓万里挑一,实属不易,含金量很高。获奖图书思想精深,艺术精湛,装帧精美,堪称体现时代精神的精品。

  在四届评奖中,累计有137家出版社共获图书奖247次(包含联合出版图书获奖)。其中,有18家出版社获图书奖3次以上,10家出版社获图书奖4次以上。科学出版社获图书奖11次,获奖次数遥遥领先,平均每届都有约3种图书获奖。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凭借其在古籍和辞书方面的出色表现,也分别有多种获奖图书,体现中国出版集团“国家队”的优势。获图书奖的图书大多具有权威性、史料性、建设性与前瞻性、国际性四个特点,弘扬主旋律,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反映了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和教育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涉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图书,也逐渐增多。

  精品图书出版的背后,是严守的导向底线和严格的流程管理。

  人民出版社以主题出版为重点,努力做中国出版业政治类读物的引领者。在主题出版、学术出版、公益出版方面,推出了一批深受读者喜爱的图书,连续10多年保持了近20%的平均增长速度。2013——2015年共出版新书3790 种,重印书1447种,重印率达35%。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坚持正确的出版导向,是我国重要的理论出版重镇、人文社会科学出版重镇,多年来形成了以教材精品建设为核心,以学术著作与大众图书研发为外延的“—体两翼”的企业发展总体布局。在图书出版标准上的精益求精,是该社斩获此届先进出版单位奖的不二法门。

  广东教育出版社、山西教育出版社、云南教育出版社3家教育类出版社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近年来,山西教育出版社在生产经营、文化建设、转型升级等方面全方位发力。广东教育出版社全方位、全流程落实导向管理要求,全面加强图书编校质量及意识形态责任,成立导向管理领导小组,切实加强内容导向管理,确保政治安全导向正确;完善绩效考核方案,深化绩效管理,以绩效改革作为牵引力。

  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坚持正确导向,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大力实施精品出版战略。此次获得6个奖项,是该集团自成立以来入选奖项数量最多、门类最全的一次,提升了“陕版图书”的影响力。(下转第7版)  (上接第1版)

  作为新中国最早设立的专业教育出版机构,高等教育出版社始终以“精品立社”作为生存与发展的基石,始终坚持以精品资源的研发、生产、传播与服务为核心,以优质内容与先进出版传播技术有机融合为重点,以重大项目研发为推动力,不断优化生产结构,提高产品质量水平,打造以精品为龙头的品牌生产线。多年来高教社的出版物一直以高品质享誉世界,出版了大批颇具影响的优秀图书、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网络出版物。自中国出版政府奖设立以来,高教社出版物多次荣获该奖项。

  青岛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获先进出版单位奖,青岛出版集团原副总编辑高继民获优秀出版人物(优秀编辑)奖,青岛出版集团出版的《中国木版年画代表作(北方卷、南方卷)》获装帧设计提名奖,也是本届政府奖的大赢家之一。近年来,青岛出版集团以版权战略为核心战略,不断加快资本积累、品牌积累,在优质版权资源方面加大投入,收效显著,既有《云冈石窟全集》《冯其庸文集》《王朝闻全集》等“高峰”,也有《少年读史记》等入选“大众喜爱的50种书”的大众读物,社会影响力和读者美誉度攀上新高度。

  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首次采用领衔编辑制并在社内竞标,领衔编辑黄艳认为,这项大奖不仅仅属于编辑团队,也属于全社。

  工匠精神成就传世精品

  获奖图书多是历经时间积淀细细打磨之作,绝非“快餐速食”。一部精品书的编辑出版离不开出版社和编辑团队的匠心匠艺与敬业精神。

  获此届图书奖的《辞源》(第三版)是商务印书馆的标志性品牌辞书。据初步统计,1949年以前该书发行400多万册,1949年以后到此次修订前大约销售500万册。《辞源》100年的编纂修订史,在中华文化长河中凝聚成了“《辞源》精神”,它是胸怀家国、传续文化的责任担当,它是文化为本、守正开拓的创新精神,它是俯首孺牛、宁静致远的奉献精神。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竺可桢全集》此次荣获图书奖,可谓“13年磨一剑”,是迄今为止国内最大规模的自然科学家全集出版工程。上海古籍出版社获奖图书《日本国见在书目录详考》(全3册)的编辑谷玉认为,作为编辑就是要以“匠人之心”对待每一部书稿,并且要与作者作有效的沟通,建立良好的互信,齐心协力出好每一本书。

  《昆曲艺术大典》自2004年开始筹备编纂,到2009年启动编辑出版工作,再到2016年全部出版,149册、9000多万字的浩瀚巨著,筑起了一座“昆曲长城”。时代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安徽文艺出版社社长朱寒冬认为,这是安徽文艺出版社建社以来所做的体量最大、历时最长、规格最高的项目,是一项重大出版工程,也是一项复杂、艰难的工程。除了国家盛世修典的政策支持,还得益于时代出版雄厚的实力,能够承担起这样一个国家级重大项目,“一个项目串起了公司各个出版社之间的协作,如音像技术处理是时代新媒体社负责等,这也体现出公司强大的凝聚力。所以说这部书是集合众力众智打造的精品,因为公司本身所具有的多元体系,而这是任何一家出版社都无法比拟的。”

  由黄建华主编、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的《汉法大词典》荣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该书是16年磨一剑的师者匠心,体现了“沉心静气,永葆学术热忱;严谨治学, 奉献学术精品”的治学精神。

  山东教育出版社《中外文学交流史》17卷历经艰辛与坎坷之后,终获认可。责任编辑祝丽感慨:“‘坚定文化自信,坚持改革创新,打造传世精品’,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大辞海》出版暨《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贺信中的18个字,是今天我们做出版的基本遵循。努力打造能够在人类文明史、中国文化史、学术发展史上影响深远的精品力作,是出版人孜孜以求的目标。”

  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教育改革大系”是此次湖北省唯一获奖的图书。“中国教育改革大系”历时4年,汇集了110多位国内教育界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和知名学者,许多稿件经过反复修改。目前,该丛书已销售2万余套,销售码洋突破2000万。

  获此届图书奖的国防工业出版社《空间微系统与微纳卫星》责编王晓光,克服了各种难关,以创新理念,对全书的架构进行了设计。作者都被编辑的敬业精神所感动,从而与编辑密切的合作。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的《童眸》获此届图书奖,是黄蓓佳全新原创的长篇儿童小说,能使小读者体会到,怎样才能做一个有温度的人。有温度,既是作者对作品的追求,也有出版社编辑的努力。

  获得优秀出版人物(优秀编辑)奖的优秀人物,在工作中锐意改革、勇于创新、奋发进取,背后更多的是执着和坚守。获得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编辑奖、天津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王康多年策划责编多种政治理论读物,成为天津人民出版社的特色板块。获得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编辑奖、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曾说过:“编辑这个职业最大的吸引力之一就是它必须是一个终身学习的职业,什么时候你放弃了学习,你也便远离了出版的中心”。终身学习的精神也是中国出版政府奖对行业的引领示范意义所在。

  科技引领创新驱动提供发展动能

  中国出版政府奖注重引导创新和新技术的应用,通过出版成果反映我国科学技术发展进步的最新成就。获奖图书背后,一批引领出版行业风潮的先进出版单位在创新方面也尤具代表性。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江西新华发行集团蝉联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成为行业领跑者。江西新华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以“互联网+”为主要路径,确立了打造六大平台引领转型升级的格局,创造了中国书业效益增长的奇迹——2017年实现销售净收入75.35亿元、利润6.57亿元、总资产91.89亿元、净资产60.31亿元,四项数据分别较2009年改制上市时增长163.41%、611.88%、224.85%、229.65%。

  接力出版社、外文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人民邮电出版社均获得了3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接力出版社在创新方面不断取得新突破:一是服务创新,经过一年多的运营积累,中国青少年多媒体阅读推广平台——天鹅阅读网累计流量已超过246万;二是机制创新,为更好地提升细分市场品牌价值和出版社整体的社会效益,接力出版社2017年成立婴幼分社;三是产品创新,接力社从选题论证之初就请新媒体数字部门参与策划,实现内容的深度开发和多媒体转化,满足读者多元化阅读需求,优化读者阅读体验。

  获得此次先进出版单位奖的电子工业出版社将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体制机制创新:一是以内容资源经营开发的多元化为核心,通过跨媒体经营、全媒体经营,打造多种媒体的系列化产业链,实现优势内容资源的图书、报刊、音像、广播电视、数字媒体互补和互动开发;二是通过图书质量保障体系、营销保障体系、信息技术保障体系、人力资源保障体系及财务保障体系等工程的推进,优化各项业务流程,建立快速响应的企业经营管理体系;三是举办“华信杯”创业创新大赛活动,设立“创业创新”基金,营造创业创新氛围;四是以战略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以质量为保证,建立富有活力的内部竞争机制、分配机制、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

  在科技和文化深入融合的影响下,出版的载体形态向新型媒介发展,音像电子网络出版物呈现跨载体、跨终端、同步出版运营的特点,引领出版产品创新表现形式和传播方式,透过政府奖也可见一斑。如人民出版社推出的“党员小书包APP”获网络出版物奖,有效推动党建工作拥抱“互联网+”。获得网络出版物奖的《网络英雄传I :艾尔斯巨岩之约》是中国首部互联网+创业商战小说,被誉为年度现象级小说。

  百年品牌中华书局在数字化发展道路上步伐稳健——《中华经典古籍库》是中华书局首次推出的大型古籍数据库,前三期数据资源全部为中华书局出版的整理本古籍,从第四期开始收入其他出版社的优质资源。《中华经典古籍库》的出版响应了学界一直以来的要求,也得到了广大学人的肯定和支持,此番不负众望摘得电子出版物奖。

  掌阅科技因在数字出版领域的优秀表现,荣获先进出版单位奖。掌阅科技创始人张凌云表示,数字阅读、特别是网络文学极大地推动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推广和交流,正担负起新时期文化传承的新使命。

  记者注意到,中国出版政府奖随形势变化对奖项数量进行动态调整。就印刷复制奖而言,考虑到我国印刷业和复制业在产业规模上的较大差距,印刷企业数量远远多于复制企业,前两届平均分配印刷产品和复制产品的获奖名额,第三届评选改为“四六分”,第四届评选继续加大印刷产品比重,采用“二八分”,最终有8种印刷产品、2种复制产品获奖。

  倡导知识传播“走出去”

  获得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的项目,除了在国内叫得响,不少还在“走出去”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感染微生态学》是一部用英文写作的学术专著。2008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启动了该书的出版计划,2014年正式出版。浙大社设立“中国科技进展丛书”项目计划,拟通过英文出版讲述中国科学家的科学研究,这也是浙大社第一批“走出去”项目。

  “中国音乐总谱大典”是山东友谊出版社全力打造的精品图书系列产品,旨在打造民族原创音乐品牌,推动优秀国产原创音乐作品的创作和出版,通过音乐这种没有国界的特殊语言,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独特的文化内涵、文化优势和文化风格。“中国音乐总谱大典”系列作为海外尼山书屋的重要藏书,已随着尼山书屋的步伐走进全球不同的国家,引起海外读者的关注和好评。

  (链接:本报2018年1月19日第1版《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揭晓:推精品出版 谱时代华章》,2011年3月8日第2——3版《从两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看三年出版成就》,2014年1月3日第45——47版《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检阅十年出版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