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剧变时代,传统出版还在坚守什么?

2018-07-20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赵冰
  不可否认,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的确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变革。但不论是在铅与火的时代,光与影的时代,还是在移动互联时代,出版行业传承知识文化、推动社会进步、构建社会价值观的本质功能从未发生过改变。

  首先,阅读是人们生活的刚需。全球范围内,人们通过阅读获取知识、信息,用以了解和改造世界的需求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过。与此同时,多年的全民阅读报告数据也能够反映出,虽然碎片化阅读方式盛行,但国民深度阅读需求仍在持续扩大。其次,内容生产是出版业的根本任务。信息技术改变的只是内容生产方式、内容呈现形式和内容传播载体。无论是数字出版还是纸质出版,其本质都应当是内容服务商。最后,人才是内容生产的原动力。出版是文化创意产业,是人才密集型产业,不论是多年积累下的内容把控、编辑加工经验,还是转型融合当中不可或缺的新技术能力,都需要以人才为基础。

  面对剧变时期的诱惑和挑战,最根本的,是要坚持精品出版和价值出版理念,坚守出版情怀。通过口碑积累打响出版品牌,才是出版机构站稳市场的最佳途径。此外,坚守传承并不等于固步自封,在阅读需求和阅读方式日趋多元的背景下,出版机构必须及时更新理念,增强持续创新能力;以用户需求为导向,从知识内容加工者向知识内容服务商转变,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发挥内容优势的力量。

  围绕“剧变时代下,出版人的坚守”,几位知名出版人有话要说——

  “内容之皮不存,毛将焉附?”

  张艺兵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时代变革给出版行业带来的更多是时代语境、国际环境、行业生态等方面的改变。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内容仍是核心竞争力,失掉了内容的“皮”,“毛将焉附”?数十年来,各出版机构积累了一批经验丰富的专业编辑,能够高效地对知识和思想加以高品质的呈现和传播。越是在知识信息获取更便捷的时代,有价值的精品内容资源就会愈加显得珍贵。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不只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理念,也应当是出版业的理念——让更多的好书与更多的人相遇,让灵魂与灵魂碰撞出情感的共鸣和思想的火花。出版机构要在新时代发挥自身优势,就要坚守出版情怀,面对诱惑和挑战,能够潜心做好自己的“手艺活”;更要善于自我更新,了解、掌握、驾驭一种新的技术、新的理念,使其成为出版人自我更新变革的手段或力量。

  “至少未来五年,传统出版不会被信息化颠覆。”

  傅大伟 明天出版社社长

  内容生产是传统出版的核心,数字出版物、有声书等,和传统的纸质书并不是对立的关系,有时反而可以相互促进。目前来看,纸质书的市场份额一直在持续扩大,至少未来五年,传统出版和纸质图书不会被颠覆。特别是在少儿出版领域,纸质出版、知识付费、数字阅读、电子书等不同内容形式,有各自的受众群体,除了影视和音频,孩子更需要通过文字和图画书来培养和提升阅读能力,感知和认识世界。

  身处剧变期的少儿出版人,一方面要更加重视内容质量,出精品书,出“长命书”,出能够在书架上长长久久立得住的书,让更多的童书成为经典;另一方面要提高出版效率,目前大量图书的出版效率较低,仅能维持生存,但从市场化角度来看,只有高效率的出版才能可持续发展,让出版业走得更远。

  “出版人必须在“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中寻求合理的平衡。”

  曹建 上海远东出版社总经理

  移动互联网技术对传统出版及出版市场的冲击还没有见底,但剧变时期,我们并不是无所适从的。出版人必须在“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中寻求合理的平衡,坚守文化传承责任。

  首先,要培养敏锐的市场眼光,捕捉读者最需要的产品内容和呈现形式,找出未来市场的发展走势,将最能体现未来需求的出版物推向市场;其次,要拓展开放编辑的视野,要求编辑既关注读者需求,又关注社内外资源和渠道的配置与整合,还要兼顾国家、行业、编辑出版人个体和作者、读者群体的发展趋势;再次,要增强持续的创新能力,新时代出版人必须具备主动调整、积极适应新技术、新出版环境变化的能力,不断优化自身以谋求出版创新发展的持续创新意识,才能发挥创新的驱动力量;最后,要深挖有效的经营渠道,新型出版技术的灵活运用,为开发完善阅读终端、实现载体多元化提供了可能性;多元化营销环境则帮助我们构建了媒介融合的大营销体系,新媒体营销组合拳成为新营销的典型特征。

  “版权制度和定价制度,使图书出版成为一种稳健的商业模型。”

  卢俊 资深出版人、未来之音CEO

  剧变时期的出版业,主要有两大理念和两个制度没有变。两大理念包括:认知价值的社会反馈,即人们通过阅读获取信息和改变命运的需求没有变;知识资本的测量,即有知识的人会得到尊重这一社会性认知没有变。两大制度则是指版权制度和定价制度。当前图书版权制度是集中式的,买卖制度都由出版机构来制定;而我国ISBN和定价的捆绑关系,决定了图书定价具有一定的稳健性,这两大制度使图书出版成为一种稳健的商业模型,且知识服务也具备这种商业模型的特性。

  在此基础上,第一,出版人应当坚持围绕品质标准、价值引领、用户信任三个方面打造内容品牌;第二,移动互联网的知识产权运营包含音视频、文字、图片等多媒介的运用,出版机构要有能力在多场景下为用户提供可选择的知识解决方案,并能做到多场景交付、全文本交付和多层级交付;第三,新时代,用户塑造产品,出版机构要以用户为中心,通过掌握用户数据了解用户需求,引导用户喜欢上真正有价值的内容。

  “具有社会价值,兼顾市场价值的优质内容,才是出版企业的根本和命脉。”

  姜喆 中国妇女出版社副社长

  出版业的剧变,对具有不同资源禀赋的不同出版机构来说,影响也是不同的。我个人认为,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出版业需要坚守的是,以有价值的内容为内核,遵循市场、读者的变化规律,出版符合国家、社会要求的出版物。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具有社会价值,兼顾市场价值的优质内容,才是出版企业良性、持续、长远发展的根本和命脉。

  以中国妇女出版社为例,首先,我们要找准正确的赛道——明确并坚持战略;其次,要赋能叠加管理——正确发挥组织的作用;最后,要用激情带来突破——最大程度发挥人的价值。这也是所有出版机构面对剧变期的挑战和机遇,实现可持续发展所必须要坚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