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发行精英 >

杜务:用励志一生引《意林》走励志路

2015-07-02 来源:中青在线

  

 

  编者按:悲哀之心难止,然逝者已不可追。今天是杜总的头七,我们在此寄予哀思。最深切的怀念就是生者当继逝者志,杜总已逝,但是杜总倡导的励志精神永远指引着我们快步前进。

  杜务:用励志一生引《意林》走励志路

  文/桂杰

  6月25日,意林传媒集团的董事长杜务先生去世。作为中国期刊杂志的领军人物,杜务有过一段不平凡的创业史,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杜务生前曾经有幸几次到他公司拜访他,并聆听过他的人生感悟。

  两年前,杜务告诉记者,他和团队经常遇到这样的读者,处在青春期的孩子与父母争吵要决裂的,谈恋爱受到挫折的,创业失败的,每次电话打到杜务手上,他都是和风细雨,耐心沟通。有一次,杜务到烟台去参加一个公益论坛,烟台的一个家长和杜务握手之后,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意林》,儿子也许就成了坏孩子。”

  家长的倾诉坚定了杜务办刊物的决心。

  在竞争激烈的杂志市场里面,在中国企业整天喊着狼性文化的今天,杜务看上去似乎永远是那样儒雅、平和而坚定,他高调办刊,低调做人,虽然站在全国文摘杂志的第三把交椅上,每个月《意林》的发行量都超过二百万册,但杜务平时却很少在媒体上露面或者主动接受媒体采访。

  在所有的文摘类杂志当中,《意林》的定位很鲜明——励志。其实,杜务的故事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人生也充满了励志色彩。

  1989年,学习土木建筑出身的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省里一家机关当上了公务员。虽然外人都羡慕,但当时,杜务的心中却并不满足,甚至有几分茫然。他不止一次地想到了那个场景,上学期间有一次从老家回学校,走到一半路的时候正赶上大雨滂沱,情急之中,他只能到荒郊野外找一个废弃的旧屋子避雨。满天雨雾把身后的世界给吞噬淹没,看着屋外却忽然一时间没有了方向感,不知该往何处去。

  “在机关呆了几年后,我的困惑感就和那个场景一样,在那家机关的办公楼里,我似乎能够看到我的后半生。我当时希望自己能够冲破人生的困境,找到新的人生方向。”

  1993年,平时没有什么惊人之举的杜务却干了一件让所有人觉得出格的事情。他写下一封辞职信之后,揣着一千块钱只身来到深圳“下海”。没有了机关的庇护,没有了稳定的收入,曾经的公务员杜务站在深南大道的夜色里面不平静。凭借自己对文字的热爱,他到文化公司去打工,到广告公司搞创意。那个夏天,住在工棚里,天气炎热,他的心里更是焦急,已经把回头路断掉,但自己的明天在何处却不知道。他上火发烧了,嘴里起了很多水泡,由于没钱买药品,他就听别人的偏方靠吃苦瓜败火,两斤苦瓜吃得他直冒苦水,一见苦瓜就反胃想吐,病却奇迹般地好了。

  1996年,杜务已经在深圳打出了一片天。但由于牵挂妻子和儿子,杜务又从深圳杀回北京,开始了书商生涯。当时做课外辅导书和二渠道图书的人被称为“书贩子”,杜务却并不觉得因此而降低了身价。上世纪90年代末,畅销书的概念开始出现,教材教辅类图书开始在市场上大卖,杜务和他的一帮朋友凭借自己的文字情缘和一股子不服输的拼劲儿,在市场上除了获得第一桶金以外,还获得了宝贵的市场经验。

  2003年,一个机会来了。吉林省的《春风》杂志由于经营不善已经走到了濒临倒闭的边缘,工资也发不出来了。就在此时,杜务被有关领导大胆启用了。“吉林办刊的生态环境比较好,管理部门思想解放。”谈到当时的情形,杜务由衷感慨道。

  杜务来到编辑部一看,刚刚印刷出版的两千册《春风》杂志就堆在办公室的地上,无人问津,留下来的员工都神情涣散。如何将死马当成活马治?杜务的头脑里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有两个字“励志”,刊号不能整没了,这些人也不能倒。从2003年的整个行业来看,当时文摘市场竞争激烈,几乎都是《读者》的模仿品,不过又“学其形而失其神”,很多杂志的内容“大而全”。杜务敏感抓住了“小故事”这种文字具有短小精悍、唯美温暖、慈悲感恩的特点,力图在当时中国杂志市场打造一种“主流阅读诉求”。他从唐朝的《意林全译》得到启示,创刊定名为《意林》,专门刊登启迪性的小故事,并把推广词定为“小故事大智慧,小幽默大道理,小视角大意境”,希望从一开始就给读者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这是一个励志的团队办的一本励志的刊物。

  早在办刊之初,杜务就必须直面网络时代和新媒体的冲击。当时的说法是,变革无法彻底挽救纸媒,而只能“尽量延缓纸质杂志的死刑”。此时把未来事业“下注”在竞争白热化的传统杂志市场,有可能输得很惨。

  但在杜务眼里,不论在什么时代,人们的基本阅读诉求不会变,爱读故事不会变。读小说,看博客,看电影,本质都是在“读故事”,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成为中国最会讲故事的杂志。

  不过,这个故事不能乱讲,必须赋予其时代亟须的特定的“精神内核”。中国正处于经济快速发展、国家稳步崛起的大时代,主流价值观呼唤一种积极向上的风格——那就是“励志”。杜务认为,敢拼才会赢,敢舍才能得,《意林》必须锁定自己的准确的“价值定位”,胜出的关键就在这里。

  样刊出来了,大家都很满意,下一步的问题就是发行。先免费寄给邮局网点和报摊代卖,让杜务感到难过的是有些网点连邮包都没有打开,就直接又退送回来,这仿佛是一个无声的闷棍,让杜务瞬间明白,也许,这个新出来的杂志需要用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久的时间来不断证明“我是谁?”“我是干什么的?”“我们应该给谁看?”

  找准自身“精神定位”的《意林》杂志眼前豁然开朗,通过几年时间,意林除了建立了自己的发行营销团队,还搜罗了一批青年写手,迅速在读者群中形成了品牌效应,策划并开发了“意林励志馆”、“意林励志小说系列”、“意林淑女文学系列”、“农村书屋励志书”等畅销图书,并在全国300多家书店设立销售专柜。通过市场细分,《意林》推进品牌延伸战略,相继试刊推出了《意林原创版》《意林少年版》《意林小淑女-小小姐》《意林12+》《意林作文素材》《意林儿童绘本》《意林环球儿童文学》等7个系列的杂志。

  杜务当时告诉记者,回顾以往,《意林》不是没受过“歪路”的诱惑。当时的出版市场良莠不齐,一些标签为“前卫”、“闺房”、“简爱”之类的“胡同杂志”兴盛一时,还有靠道听途说贩卖名人隐私的杂志靠着高稿酬,在短时期内吸引了不少眼球。而《意林》的选择是,砍掉相当一批“杂志不需要的读者”,还是坚持走“励志”之路。

  否定即规定。有些杂志畏首畏尾,总是担心一旦把自己限定在某个领域,就会白白丢掉其他可观的市场,左右摇摆、举棋不定,什么都想办,但什么也办不精。而市场证明,正因为《意林》锁定了“励志”的内核,放弃了其他的“无数种可能”,才使厌弃无聊和同质化的读者们眼前一亮,迅速在综合类人文期刊中站稳脚跟。某种程度上说,期刊弄清“我是谁”、“我要干什么”,要比反复讨论“我们应该给谁看”更为关键。

  “人们总是担心数字时代到来了,纸质媒体要死了,可媒体的本质是什么?”杜务认为,一切媒体的承载形式都会不断改变,但那个拥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之核”却可能是永恒的。他说:“媒体人应该问自己,那些‘不死的东西’是什么?”

  实际上,杜务野心很大,他不愿意再把意林定位成单纯的传媒集团,而要做成一个文化、教育品牌。2012年,杜务曾在北京试着运营了专门教孩子读书的“意林读书院”体验店,想打入教育和培训市场,他甚至想拓展进如影视、娱乐行业。因为在他坚信“只要内容(有核心价值的内容)稳固不变,形式可以千变万化”。

  天妒英才。2014年,杜务觉得身体不适,便赴美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治疗。此间,针对杂志的发展本报记者不断与他在微信上进行交流,不想突然看到的是他去世的噩耗,惟愿《意林》未来之路安顺,杜务先生一路走好。

发行精英
网站公告
  • 中刊协期刊民营发行(营销)分会
  • 联系电话:027-68892467
  • 联系传真:027-68892467 
  • 投稿邮箱:qkmyfh@163.com
  • Q Q   群:202272147
  • 邮    编:430070
  • 官方微博:新浪微博
  • 微信公众号:CPAB